第十一章 千金纵买相如赋

????【赵宋新京?楼府】

????楼家毕竟是望族,即使只是嫡系搬迁来了新京,房地的规模也是不可小视的。楼府去天五尺,临近赵宋皇宫,自然也不会让房屋显得寒酸去。规模宏大之余,也几乎是复制了一些旧京楼府的建筑过来,比如楼辕所住的小院,几乎是与旧京的景物无异。

????现在正值早春,寒气依然是逼人。今日起来便见得头顶阴云一片,闻着有凛冽水汽,想来或许还会下雪。但是这阴天下雪却不会影响下面楼府那热闹气氛。只见门前那妇人掩不住一脸喜色:

????“瑞祥啊,快把这儿扫扫,老爷回来可不能看不过眼。

????“福菊啊,赶紧把柴劈了把水烧上,他们爷儿仨回来好歹要喝口热茶。

????“维军啊,去把辕儿那只鹦哥儿喂喂,还有门口那四缸鱼,辕儿回来可得看它们呢。”

????雍容大方的妇人站在门前,指挥着家里的下人,又不住自言自语:“这爷仨儿在外半个多月了,肯定也想些家里的饮食,得好好准备着。老爷爱吃冰糖肘子、轩儿喜欢四喜丸子、辕儿喜欢马蹄糕……都备下了。对了对了,”她又回身吩咐下人,“秀芳,快,去厨房打打下手,再吩咐郭妈,把面和了,剁些肉馅青菜,待会我过去包饺子。还有啊,让积双快去东街王家铺子买一斤辕儿爱吃的肉干回来……”

????此妇人便是楼止至的正妻、楼轩的生母周蒹葭。今年已逾四十,却仍是风采不减当年。体态丰腴,面容慈爱而又可依稀见到眉眼中有凌厉决断的风采,气质更有历经了岁月洗练的华贵淡然。周家乃是富商巨贾,后继只此一女,并无半个男丁。二十五年前周蒹葭出嫁之时也是铺陈了百里红妆,沿街泼洒的喜钱就够十户中等人家一年的开销。说来这周家唯独一女,自然是要防外人夺了家产、防贪官欺凌剥削的,那么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是与世家大族联姻。当年陆家尚未兴起,世上只有三大世家;齐家、沈家都是敌国,自然不好联姻;如此便只剩了楼家这棵大树。那时楼止至大哥已经婚娶,周蒹葭自然是不能与他为妾的;楼止至尚未婚娶,虽是次子,但楼家家主从来不是立嫡立贵,而是强者为王。于是这自古官商勾结,楼家借周家财力,周家借楼家威名,便是一拍即合。有了周家帮助,再加上楼止至本身也有贤名,自然也就继承了楼家家主之位。虽不可断言当初有几分感情,但如今这夫妻二人之间也是琴瑟和睦,育有两儿两女。楼轩、三女楼玉晴、四子楼宇宁、六女楼玉清均是周氏所出。

????“姐姐,这就忙活开了?”楼止至的妾、楼夫人的陪嫁侍女此际也迎了出来。小姐和丫鬟的区别自是云泥之分,妾也不过是在楼夫人有所不便的时候陪侍的。二儿子楼宇昂与七丫头楼玉婧正是这妾所出。七丫头也算是楼止至老来得子,时年不过七八岁;二儿子楼宇昂比楼轩小下两岁,却是极不成器的一个。

????“小薇。”楼夫人回头看楼妾,仍是那一脸的笑意,“快准备准备吧,他们爷仨说话间就该回来了。”

????楼妾小薇原是姓郭,六岁时卖到了周府做丫鬟。那时候周蒹葭便收了她在身边,一直到了现在。但是这毕竟是妾,平素又有些小心眼,加上楼宇昂不成器,她自然也是不讨楼府上下欢心的。

????却也真是这说话的功夫,楼氏父子就真到了门前。楼止至早就望见了两人,当下便快步赶到了爱妻面前:

????“夫人,可等久了?”

????楼夫人便笑:“哪有。老爷累了罢?快进屋歇歇。”

????“娘!怎么不问我累不累!”楼轩看见生母,也轻松了起来。楼夫人则是调侃大儿子:“有六孤陪着你闹,你累也是玩的!你又没少欺负六孤老实人吧!”

????“娘啊,那小子是蔫坏才不是老实!他不欺负我就是万幸了!”楼轩自然是为自己鸣不平。楼夫人整整楼轩有些微乱的衣襟:

????“你这惹祸精,少说人家六孤。你可没少给他捣乱!”说罢也不管楼轩到底是有没有真的和陆六孤闹起来了,全忙着看楼辕,“辕儿才是真累着了吧?没有伤风难受吧?这舟车劳顿的,他们爷俩就是不会心疼人。”说着嗔怪看楼止至和楼轩,“辕儿这身子骨那是你们爷俩这样皮糙肉厚的,我都说了别老是让辕儿跟你们东奔西跑,万一他头疼脑热了,我可不饶你们俩!”

????楼夫人年轻的时候也是练家子,毕竟是独女,周家宠她得很,培养的就是个巾帼英雄。楼夫人也曾经在楼止至出征时擂鼓助阵,端得是女中豪杰。这要是生气起来,呵呵,也真是不敢深想……

????好在楼辕这一肚子坏水儿不往爹爹和大哥身上倒,璀然微笑:“娘,我好着呢。爹跟大哥可照顾我呢。”

????他虽不是楼夫人亲生,却是和楼夫人十分亲近的,内心里也是拿楼夫人当做了亲娘。楼夫人对他好,他分得清这是真情不是假意,他看出来楼夫人是真心拿他当亲儿子那么疼爱的。于是他也会投桃报李,真的把楼周氏当做母亲。

????楼夫人也是真疼爱这孩子,指尖一点他的鼻尖:“你呀!就是好糊弄!你大哥带着你到处找吃的就算照顾你啦?他那是让你吃人的嘴短,回来别跟我告状!”

????“我哪有这心思啊娘……”楼轩赶紧叫屈,大呼冤枉,楼夫人便是深以为然地点头:

????“也是,你那个榆木脑袋哪里想得到这么好的计策!”

????只是这一片和睦里,楼妾却是被扔在了圈外。这一家人团聚,没她的事。楼辕敏感地察觉了这股子怨气,回眸,向她微微颔首算是打了个招呼:

????“二夫人。”

????楼妾向来讨厌他,他便也不往上凑近乎。楼妾怨念楼辕却也是有道理的:同样是妾室,她小去一只妖物的儿子就是万千宠爱集于一身,谁都想着嘘寒问暖;而她郭薇的儿子就是让人戳脊梁骨骂不成器的东西?凭什么?那个瘸子在外面待了十五六年,为什么就不能干脆别回来?!

????楼轩这也是听了楼辕这句话才想起来边上有个人的,忙招呼:“二娘。”

????楼止至也想了起来:“小薇。”

????心里窝火,但是这火没地方发。无法,行了个万福,干脆不去自找这个没趣:“老爷、公子,你们慢慢聊,妾身这就先回去照看七丫头了。”

????说完也不等楼止至应下,转身回了去。楼止至也没闲心跟她计较,当下只道:

????“快进屋吧,各自收拾收拾,待会就该用午饭了。”

????楼夫人点头应承着,侧身让楼止至先进了正厅。楼止至一让开,楼夫人这才看见院子里保持着和楼辕一丈距离的霍湘震。这霍湘震穿着个白衣服,又是晕船晕得脸色煞白,猛一看先是把楼夫人吓着了,然后问离她近一些的楼辕:

????“辕儿,院中那人是谁啊?”

????楼辕回头看一眼,发现是霍湘震,便淡淡回了一句:“没人啊。”

????“啊?!——”楼夫人吓了一跳,楼轩赶紧给解释:

????“娘,娘,辕儿逗你的。那位是霍湘震,辕儿的……呃,师兄吧……?”这又是师父又是师兄的关系还真是没法掰扯。

????“所以他不是人。”楼辕依然慢悠悠的,“是妖物。”楼夫人一听这孩子这么说话就明白了,肯定是跟这师兄闹着脾气呢。于是便支开楼辕一句:

????“辕儿快回你小院去吧,你那个‘八哥’成天念叨你呢!”

????楼辕乐了起来:“那,娘,我就先回去了!”

????“去吧,别忘了吃饭!”楼夫人笑道。说起来楼辕养的那个鹦鹉,非得取名叫八哥。倒是让楼辕**的不错,甚是巧嘴,一句话教上一两遍就会说,偶尔还自己蹦出一两句话来。一篇百十来字的小令,叨咕一边它也就能给背出来。

????楼辕说回去,轮椅自行转了个弯。楼夫人没料到,“哟”了一声。楼辕便回头向她笑道:

????“这样我便不用麻烦别人给我推轮椅了不是?”

????楼夫人半是叹气半是笑。这孩子,真是让人心疼得很。

????楼辕回了自己那个小院,楼轩和楼止至在正厅里叙话,楼夫人便淡淡望向霍湘震。霍湘震不是个傻子,便上前几步:

????“夫人有话对在下说?”

????楼夫人略一颔首,扶了扶额角碎发:“霍少侠是辕儿的师兄?”

????“少侠不敢当,夫人直呼在下名字便可。在下也的确算得上是他师兄。”

????楼夫人没打算在称谓上和他纠缠,直接便问:“那你可是有什么地方惹恼了辕儿?”

????片刻犹豫,霍湘震决定不说那些往事,只是点头:“他要我离他一丈远,不许接近。”

????这样啊……楼夫人心下已有分晓,吩咐身边下人:

????“冬霞,带霍公子到五公子的小院去,把东边房间打扫一下,安排霍公子暂住。”

????f606121